大中城市幼儿园择校情况调查

阅读:1202019-03-11

  彻夜排队报名、亲子班“占坑”、家长“比赛”交钱、“条子生”泛滥……随着幼儿园招生高峰期到来,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优质公办幼儿园日益成为社会稀缺资源,由此引发了各种怪现状。一些家长千方百计、千辛万苦为孩子报名上“名幼儿园”的执著令人感慨、辛酸。

  幼儿园“择校”:多少家长心中之痛

  一个星期前,家住南京市雨花台区的徐冰女士眼看女儿苗苗已经2周岁了,上个好幼儿园成为她日思夜想的心病。多方打听,徐女士把目标对准了家门口一所“收费合理且质量出众”的公办省级示范园--雨花台区实验幼儿园。为了能报上名,徐女士提前1天赶到幼儿园,无奈发现报名的队伍排了几十米,一些家长搭着帐篷彻夜排队。

  “还是我自己疏忽了,没想到其他家长提前两三天就来排队,还有人以每天150元的广州代孕价格雇了民工来排队。”徐女士懊恼地告诉记者,她提前1天来排队,只能排到200多号,而这所幼儿园一共才招100人左右。“下次报名我一定事先打听清楚,要排队我得提前3天去报名。”

  为了上一所理想的幼儿园,很多家长在孩子1周岁时就提前“占坑”。在南京一家事业单位上班的罗先生告诉记者,儿子一生下来,他就开始考虑上幼儿园的事。为了能上一所知名的“机关”幼儿园,去年初,他报了这所幼儿园的亲子班,每周带着一周岁多的儿子去上一节课,每节课收费60元。

  “上这个亲子班根本不图学什么,关键是去‘占坑’。”罗先生道出其中奥秘,这所“机关”幼儿园很难进,每年对外的招生名额很少,没有关系的交钱也进不来。

  而提前上亲子班,在老师面前混个脸熟,到时候拿个赞助指标希望很大。最终,罗先生今年初交了2万元赞助费,如愿把儿子送入了这所幼儿园的小托班。

  北京的韩女士虽大中城市幼儿园择校情况调查然没有彻夜排队、“占坑”的烦恼,但儿子上幼儿园也遇到难题。韩女士告诉记者,2008年3月的一天,她带着儿子去宣武区一所公办幼儿园参加入园考试。这所幼儿园当年招生90人,但实际只有20个名额对外招生,其余都被“条子生”“亲子班生”提前占据。

  “那天下着大雨,一共去了300多个家长,我带着儿子冒雨排队等了3个多小时。儿子很争气,最终考进了前100名。”韩女士说,没想到,幼儿园随后又通知家长面试。进了考场,园长什么话都没说,指着桌上一张空白纸,让她写赞助费数额。韩女士参考该园以往收8000元到1万元赞助费的情况,写下了 1.2万元的数字。没想到,最终仍然被“刷下”。她事后打听,被录取的孩子家长最少的也交了3万元。后来有一次,她带着儿子路过这所幼儿园,儿子一句“这是我的幼儿园,但它不要我了”,让她心酸难受了很久。

  据媒体披露,南京一所招80人的幼儿园收到的领导关系条多达800张。记者调查发现,在北京、南京、无锡等大中城市的部分优质公办幼儿园招生中,“条子生”数量占有相当比例。无锡的吴先生告诉记者,去年初他为3周岁的女儿选择幼儿园,连续咨询了某“实验幼儿园”等好几所全市知名幼儿园,都被告知名额已满。“我多方打听发现,这些幼儿园实际上都没有对外招生,名额都被关系条子占满了。”

  投入不足导致优质资源稀缺

  一些教育界人士认为,透视幼儿园“择校”之现状,一方面是当前优质学前教育资源极度缺乏,已经远不能满足家长日益增长的需求;另一方面,幼儿园招生不够规范,缺乏透明与监督。

  “由于不属于义务教育,长期以来,学前教育缺乏足够的重视和投入,历史欠账太多。”江苏省教科院基础教育研究所副所长张扬生表示,最近几年,学前教育被部分省纳入国民教育体系,虽然投入有所增加,但和家长快速增加的需求相比,还远远不够。

  “全民办园,又缺乏严格规范,造成幼儿园良莠不齐。问题最严重的当属民办幼儿园。”张扬生告诉记者,学前教育对教师专业有特定要求,而目前培养幼儿教师的学校和专业很少,每年的幼教毕业生也大多进入待遇较好的公办幼儿园,民办幼儿园很难吸引好的幼教老师。这也是民办幼儿园不受家长信任,优质公办幼儿园供不应求的直接原因。

  南京市教育局副局长周文海表示,目前,全市有440多所幼儿园,其中教育系统办园只占10%多。对于大量的集体幼儿园和民办幼儿园,教育行政部门只能对其进行业务指导和行业规范,不能解决一些幼儿园投入不足、师资短缺等实质性问题,对少数幼儿园“择校”歪风有时也难以有效管理。

  学前教育迫切需要政策扶持

  尽管学前教育没有纳入义务教育体系,但并不意味着学前教育不重要。不少教育界人士认为,愈演愈烈的幼儿园“择校”之怪现状,不仅加重普通家庭负担,造成教育不公平,而且增加整个社会成本。

  “在当前政府投入不足情况下,国家对学前教育应实行更加开放的扶持政策。”长期从事中学教育工作的无锡市政协委员尤敬党表示,日前公布的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》征求意见稿中,提出“到2010年,全面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,并提出“明确政府职责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”等解决措施。但在实际操作中,发展学前教育还缺乏具体细化的配套举措。

  尤敬党建议,国家有关部门可借鉴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验,通过减免税收、冠名宣传等方式,鼓励企业、个人捐款建设非营利性质的幼儿园。同时,在民办幼儿园中逐渐增加公办教师编制,鼓励幼教老师从公办幼儿园向民办幼儿园流动。

  江苏省家庭教育研究会理事殷飞表示,这几年是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生育高峰期,这批年轻广州代孕父母大多受过良好教育,对孩子早期教育高度重视,对优质学前教育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幼儿园“择校”。“国家对学前教育应给予更多关注和投入,这不仅是一个中长期规划的问题,更是当前的迫切需求。”

  “学前教育问题是一个全国性的难题,江苏正在酝酿解决方案和步骤。”张扬生透露,目前江苏正在酝酿全省教育中长期改革和发展规划,其中包括“学前三年免费教育”规划,从学前一年免费教育开始,最终把学前三年教育纳入免费教育体系。“相信这一方案不久就会与公众见面,但最终解决优质学前教育资源不足问题还需要时间,需要各界的共同努力。”


广州代孕机构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